大观区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国家新闻
关于发展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几点认识
浏览次数:712作者: 大观区农业局   发布时间:2016-01-15 15:56

一、为什么要发展——弄清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发展背景

一是主体有需求。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四化同步的不断推进,在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过程中,家庭农场、合作社希望通过与龙头企业的联合降低市场交易的风险,获得农产品从生产、加工到销售各个环节的利润;龙头企业希望与合作社、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形成契约关系,从而获得稳定的农产品原料来源,降低企业交易风险。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还希望以资金、土地、设备、技术等要素入股龙头企业,从而享有一定的决策权、管理权和监督权。三类主体的相互需求,促进了联合体的发展。

二是各地有探索。在农业产业组织发展过程中,大致有四个阶段:第一阶段(2000年以前),主要形式是公司+农户的买单型,解决的是农户与市场的对接问题。第二阶段(2000-2006年),主要形式是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含协会)+农户” 的订单型,提高了农民抗风险能力。第三阶段(2006-2012年),主要形式是公司+合作社+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的松散联合型。第四阶段(2012年以来),宿州等地探索建立以龙头企业为核心、家庭农场为基础、专业合作社为纽带的紧密型产业联合体,取得初步成效。目前我省各地建立的联合体大致可分为以下四种类型:一是种苗繁育引领型(如隆平高科、荃银高科、淮河产业联合体);二是加工营销导向型(如巢湖槐祥工贸、庐江县双福粮油工贸);三是生产供应服务型(如省天禾公司、宿州意利达);四是收储延伸保障型(如凤台粮食银行、太和三泰粮食银行)。

以双福粮油为例:双福粮油工贸成立于200311月,是安徽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2012年,双福粮油联合13个家庭农场和17个种粮大户,建立了以双福集团为核心的产业化联合体。通过几年的发展,成效明显。

我们曾依据该企业的资料和数据,利用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综合效益评价指标体系及模型,计算得到2004-2014年双福粮油公司产业化联合体成立前后综合效益指数,分析了联合体成立前后运营效益的变化情况。

双福粮油公司产业化联合体成立前后,综合效益指数变化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04-2007年。在双福集团成立后的4年时间里,公司获得了较快发展,综合效益指数呈现快速上升趋势,由2004年的0.4104增长到2007年的0.7045,年均增长9.8%。第二阶段, 2008-2011年。期间,双福集团发展遭遇严重瓶颈,农户生产经营效率较低,机械化程度偏低,导致其综合效益指数停滞不前,期间甚至出现综合效益下降的情况,2011年综合效益指数仅比2007年增加1.13%第三阶段,2012年至今。2012年双福集团牵头组建双福粮油产业化联合体,组建初期的联合体综合效益指数就达到0.83772011年增加了12.2%较联合体成立之前有了显著提升。2013年,在联合体整体架构已经成型,内部各经营主体明确分工的基础上,联合体综合效益实现了跳跃式增长,较2011年联合体成立前一年增长了0.3894,年均增长24.26%。由此可见,在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成立之后,其综合效益较成立前有了显著提升。(见孙正东同志发表的文章《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运营效益分析:一个经验框架与实证》,刊载于《华东经济管理》2015年第29卷第5期)

三是政策有要求。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扩大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这是重大政策突破和理论创新,为我们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提供了制度保障。2014 2015中央1号文件,就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都作了明确部署。2014年、2015年的省委一号文件相继要求加快培育现代农业产业联合体和产业化联合体,出台扶持产业化联合体办法,择优扶持一批示范联合体。李克强总理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指出,发展农业产业化,要在“内外联动”上下功夫,把产业链、价值链等现代产业发展理念和组织方式引入农业,延伸产业链、打造供应链、形成全产业链,完善利益联结机制,让农民从产业链增值中获取更多利益。汪洋副总理强调,要加快构建“接二连三”的农业全产业链,让生产农户分享加工流通环节的利润。李锦斌副书记强调,农业产业联合体是现代农业发展中经营主体的创新和三次产业有机结合的探索,要深度关注扶持并总结实践。梁卫国副省长就扶持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也多次提出要加强产业、要素、利益联结的明确要求。

二、怎么发展——明确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内涵外延、运行机理和示范标准

首先,准确把握产业化联合体的内涵和外延。发展现代农业的制度基础是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和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经营体系,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现代农业产业化组织形式的最新表现。就内涵来说,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优质安全农产品供给,以促进农业增效和农民增收为目标,以品牌为市场导向,建立以龙头企业为核心、专业大户和家庭农场为基础、专业合作社为纽带,以契约形成要素、产业和利益的紧密链接,集生产、加工和服务为一体化的新型农业经营组织联盟。就外延来说,这里我们首先要搞清产业和产业化的区别,“产业的概念是属于微观经济的细胞(企业)与宏观经济的单位之间的一个集合概念”。它是具有某种共同功能和经济活动特点的企业(国民经济)集合,又是国民经济以某一标准划分的部分的总和。“产业化是指要使具有同一属性的企业或组织集合成社会承认的规模程度,以完成从量的集合到质的激变,真正成为国民经济中以某一标准划分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在201474日提出“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概念,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是农业产业延伸的一、二、三产业各主体的内在联合,而农业产业联合体,是相对农业产业一个产业与另一产业外在联合而言的,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其次,深刻解析联合体内部的要素、产业和利益链接机理。联合体内部的运行机理可分别从规模经济、交易费用、专业分工和利益博弈等四个理论方面加以理解,规模经济理论解决的是联合的动力机制问题,交易费用理论解决的是联合的约束机制问题,专业分工理论解决的是作用机制问题,利益博弈理论解决的是传导机制问题。这些理论最终也体现在通过三大链接推动联合体的发展。一是实现要素链接。现代农业生产要素除了传统的土地、劳动和资本外,还包括管理、信息、技术等。联合体的要素是通过品牌集聚起来的,在市场上表现为优质优价。要打造这个品牌,需要各主体齐心合力,各要素优化配置。龙头企业是核心,主要负责开拓市场,制定生产全过程的标准,为家庭农场和合作社提供技术、信息服务,开展技术培训等;家庭农场主要从事种植养殖,使用优良品种,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量,按要求使用合格投入品;合作社主要是专业化服务,比如种植业里的耕种收管,养殖业里的疫病防控等,在规模经营中降低成本,获得规模效益。二是促进产业链接。龙头企业通过专业合作社将分散经营的家庭农场及专业大户组织起来,使农业的产前、产中、产后等环节紧密联结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系统。通过专业化的分工,实现了产业的紧密链接,使农业生产向加工、储藏、流通、休闲旅游等环节延伸,实现加工服务业对农业的反哺,形成了优势产业集聚,提高了农业综合生产效益。联合体可以依托龙头企业,加强品牌宣传,塑造农产品优势品牌,实行投入品源头管控,实现农产品标准化生产,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三是促进利益链接。各类主体通过契约、合同等建立监督约束机制,形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紧密型利益共同体。生产上,家庭农场按照龙头企业的订单进行标准化生产,龙头企业以高于市场价收购,并以适当方式利润返还。服务上,家庭农场、合作社享受批量购买农资及服务价格的优惠,降低了生产成本。龙头企业为家庭农场、合作社贷款提供担保,并提供联动保险。机制上,家庭农场可以参股龙头企业,分享产品加工销售环节的一杯羹,龙头企业也可以入股家庭农场,如为家庭农场提供标准厂房等。在养殖业中,还可以从各自的盈利中提出风险金,以应对市场风险。

再次,制定评选标准。区别不同区域、不同产业、不同类型,制定相应标准,建立评选体系。目前,这些标准正在制定之中,初步考虑分为内在和外在两个标准,内在标准:一是产业联接,是否实现专业化分工、多元化联合、标准化生产、品牌化经营;二是要素流动,是否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实现联合体内部的土地、资金、人才和信息等要素自由流动;三是利益共赢,各主体之间是否通过合同、契约的形式建立利益共享和风险分担机制等情况。外在标准:一是经济效益,联合体的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情况,联合体内各主体年总产值、总税收等情况;二是社会效益,联合体带动农户增收和提高内部经营者素质情况;三是生态效益,联合体在资源、环境保护等方面情况。

三、怎么扶持——优先扶持示范产业化联合体内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首先,扶持的联合体要符合示范的标准。下一步,省里将出台示范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评选管理暂行办法,制定示范联合体标准,开展示范联合体评选,优先扶持示范产业化联合体内的新型经营主体。各市、县也要开展示范联合体创建活动,对被评选为示范联合体的,可参照省级示范联合体扶持办法,给予重点扶持。

其次,重点扶持联合体内部的经营主体。一是提升龙头企业带动能力。加快培育大型龙头企业为主,中小型龙头企业为辅,多元带动的龙头企业群体。鼓励支持龙头企业建设稳定的原料基地,发挥核心作用。二是强化农民合作社服务能力。发挥农民合作社在联合体中的纽带作用,重点扶持管理规范化、生产标准化、经营产业化、产品品牌化的农民合作社示范社。引导拓宽合作领域,大力培育土地股份、农村社区、资金互助、联合社等新型合作社。三是发挥家庭农场和专业大户基础性作用。积极培育规模适度的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引导传统农户将土地流转或托管给家庭农场、专业大户。推进家庭农场的联合与合作,鼓励以家庭农场为基本成员,组建农民合作社,重点支持家庭农场成立以农机农艺融合作业服务为基础的农民合作社。推动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水面经营权或林权作价入股建立家庭合作农场。

再次,加大联合体内经营主体扶持的力度。一是整合涉农项目资金,重点支持联合体内新型经营主体的基础设施建设、农业保险提标扩面等。二是创新财政扶持政策,统筹中央和省级财政支持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和产业化龙头企业的相关资金,可设立融资担保风险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重点解决联合体内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同时,认真落实国土部、农业部关于进一步支持设施农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出台设施农用地管理细则,加大设施农用地保障支持力度。三是解决人才缺乏问题,整合科教资源,鼓励农业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专家到联合体进行技术指导,开展“院企共建”等人才支持。开展以龙头企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经营管理、农业技术应用等为主要内容的培训,提高联合体的经营管理能力。

最后,搭建扶持联合体平台。省、市、县搭建人才支撑平台、主体培训平台、融资服务平台和信息服务平台。(省农委主任  孙正东)